春申君的无理要求

蓬莱历史解密网 2019-08-15 11:06:45

也许因为曾经拼命力挺熊完上位成为楚考烈王,也许因为对于灭掉鲁国以后的楚国北部边境安全形势非常担心,春申君黄歇在灭掉鲁国的第二年,也就是他登上相位的十五年后做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在这一年春申君要求归还当年封赏给他的位于淮北的十二个县城,同时申请将江东封赏给自己作为交换。春申君提出这种要求非常罕见,国王封赏封地不是单位过年分水果,通常不可能容忍接受分配的人挑肥拣瘦。

春申君大概是战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提出这种大胆要求的大臣,就凭这个,春申君绝对算得上那个时代拥有最大权势的权臣。更令人惊奇的是,春申君提出这个要求的理由赤裸裸地表现了自己的自私自利,他说:"淮北地边齐,其事急,请以为郡便。"

当年楚考烈王封赏淮北十二县给春申君的时候,淮北的北面就是鲁国,而鲁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军事小国,跟这样的国家为邻就像小朋友和食草动物交朋友一样,即便占不到便宜也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但是随着春申君领导的伐鲁战争彻底胜利和鲁国的彻底灭亡,这种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鲁国消失后春申君的封地直接与齐国接壤,因此春申君不得不直接面对来自齐国的压力。

与鲁国不同,齐国是一个传统军事强国,按照常理判断,楚国灭掉鲁国的行动必然会深深地刺激齐国。如果是在齐湣王和孟尝君的时代,齐国一定不会容忍这种在自己眼睛里插棒槌的公然挑衅,齐湣王时代的齐国很可能不会等到楚国灭亡鲁国,就一定会卷入与楚国的战争。

但是楚国灭鲁发生在齐王田建十六年,此时齐国的大权实际上掌握在齐王田建的母亲君王后手里,这位爱好和平的女政治家一直奉行和平发展的国策,对外政策可以用"四不原则"来概括:不开战、不称霸、不结盟、不卷入任何是非。在母亲的庇护下,齐王田建在位四十多年齐国都没有卷入战争。

爱好和平是一回事,有没有实力打是另一回事,齐国显然具有对楚国开战的实力,一旦两国开战,春申君的封地就是前线。为了保证自己的封地免受战火涂炭,所以春申君要求更换封地,并且明确提出了将江东封赏给自己的要求。

江东不仅远离边境,而且非常富庶,用位于边境前线的淮北换江东,这的确是一笔好买卖。不过对于楚王来说,这样的要求实在有些过分。当初靖郭君田婴和他的儿子孟尝君田文的封地薛城就在齐国和楚国的边境,当时齐王把这个地方封给田婴父子就是想利用他们的势力为自己守好南大门。

事实上,孟尝君时代楚国还发动过攻打薛城的战争,并且差一点就吞并了孟尝君的封地。不过孟尝君即使是在自己权力最鼎盛的时候也从未提出过换封地的要求。

无论从国君还是国家的角度来看,春申君的要求不仅无理,简直就是无耻,此时的春申君与十五年前不顾个人安危力挺熊完偷渡回国接任王位的黄歇似乎判若两人。春申君此举的动机耐人寻味,而楚王的反应也同样耐人寻味,他直接批准了春申君的申请,收回了淮北十二县,然后把富庶、安全的江东封给了春申君。

对于春申君此次大胆提出更换封地的动机,在《史记》上并没有交代,但是我们似乎可以从历史和人性的规律中找到答案。作为帮助楚考烈王登上王位的头号功臣,春申君得到了楚考烈王的非常信任和重用,此后的十五年里,春申君稳居相位,在楚国政治舞台上春申君的地位早已根深蒂固。

不过权力这东西跟毒品一样不仅很容易成瘾,而且瘾君子不得不通过不断加大剂量来满足失控的毒瘾。春申君不姓熊,他并不是楚王的实在亲戚,因此如果不发生非常的变故,他根本没有机会觊觎楚国的王位。楚考烈王即位以来的两次重大对外军事行动都是在春申君的主持下完成的。正因为如此,春申君就更需要楚王进一步认同自己的价值,这其实与封地无关,而与春申君的内心需要有关,因此春申君提出了这样不同寻常的无理要求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时春申君不仅是楚国的第一功臣、第一重臣,而且刚刚完成灭掉鲁国的壮举。从大局出发,此时的楚王接受春申君的无理要求也许就是最明智的一种妥协。

楚王的妥协换来了楚国的强盛,"当是时,楚复强"。"春申君既相楚,是时齐有孟尝君,赵有平原君,魏有信陵君,方争下士,招致宾客,以相倾夺

春申君的无理要求

,辅国持权。"倚仗着楚国相国的权势,春申君像其他的三位战国公子一样,大量招揽食客,聚集人才,以巩固自己在楚国"辅国持权"的地位。

来源:北京晚报

友情链接